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桐花愚人

家有一棵桐花树

 
 
 

日志

 
 
关于我

嘉遁无闷,行藏在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野草长在我身上  

2012-09-08 22:50: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确实,我长的如花。水灵灵。红艳艳。

 

 

      那年年底,父亲把一家人接到城里。人多。房少。我临时被安置到一间不用的旧办公室。搬来一个桌子。买来一张床。张贴了一张《庐山恋》的电影海报。

      我知道我是花。我知道是我招来一群男孩。甩不掉,嗡嗡如蝇。因为我吃了他的冰激凌,没喝他的可乐,吃草莓没吃樱桃,看电影没听音乐,戴手镯没别胸花......一群男孩打起仗。仗打的乱的如车轮溅飞的泥水。

      其实我哪个也没看上。我心里有人。谁也没告诉。没敢告诉谁。藏着如一只猫。卧着。卧着。后来我知道也只能是卧着。

     

 

      母亲托人介绍了一个白净的老师。老师看上了我。我和老师结了婚。

      那群男孩拦住老师。没问。围上去就打。老师想到落进陷阱的困兽,挣扎无用。随了去。挺着。眼镜踩进泥土。他摸索着回到家问我。我说,还有呢。你等着。我的卧猫快来了。

      我的卧猫卧着。他说,亦是这样......好好过吧。缩了头,卧着。两眼向上瞅......踏着丝线下垂的蜘蛛。

     

 

      我怀孕了。

      我又流产。

      成型的一个男孩没了。一个气泡闪着七彩的光环崩的没有了影像。

 

 

      我崩溃。我遇上突发降临的雪崩。我埋在雪堆......困着。没有死去。我举刀砍下。砍下。撕破白的雪。其实撕破的不是雪,是白净的老师。老师像一只受伤的老狼冲出房间.......我醒来了。丢下刀。我看到鲜血,喷溅的鲜血。看到老师冲出房间的背影闪过。

      我又一次崩溃。埋在雪里。我像一头困兽,比如我喜欢的豹子。冲出房间,翻越二楼阳台纵身跳下。练太极的老陈伸手抱住我。抱住我。我像鸟嘴里滑落的一枚坚果掉在地上弹了一下。亦只是弹了一下。犹如我坐在船中央。

      白净的老师脸上留下一个疤。他问我。我说,你......走吧。

      他带着伤泪双手捧起窗台上的百合走了。那群男孩闻风带来欢笑。有时,我清醒。有时,我癫狂。清醒的时候梳妆打扮,略施淡妆。发癫时,赤裸出门上街,打着腰鼓。这样的一个我,绕在我身边男孩陆陆续续溜的一个没有。这样的一个我再离不开白色的药片。白色控制着我的精神。清醒时,我......我知道我姓韦。叫韦桑。家有一颗子椹子树。第二次婚姻,我有一个女儿。叫桑双。桑双长得娇艳如花。

    

 

     我听着窗外下起的雨。滴滴啪啪。我安静如一只猫。一只卧猫。此时我想到我的卧猫。他卧着。他卧着。闻着点燃的藏香。

     我站起来径直走过去推开通住阳台的碎花玻璃门......像一只鸟张开双臂。我知道楼下没有打太极的老陈。老陈老了,奔他女儿去了浙江宁海。

      我垂直落下......我想到我家的椹子树。然后想到紫红椹子紫红里掩不住透出甜里含着一丝酸......后来,后来没时间想到小时候上树摘椹子招惹惊吓到临近的黄蜂。恐慌之下划破手指,没掉下树,抓住一个树桠。撒下一裤子热尿,淋了地上的卧猫。卧猫仰着脸直着嗓子叫到,下雨了,下雨了。

      我躺在地上,闭上眼睛,终于可以不吃白色的药片。身上没有了阳光的暖的感觉,坠入黑色旋窝。回归泥土,我那原始的巢......

      野草长在身上,我穿着野草的衣裳。哦,我微笑着敞开我的胸怀,欢迎蚯蚓穿行,蛐蛐弹琴,萤火虫打着绿黄色的灯笼。

 

 

      我穿着野草的衣裳,野草长在我的身上。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