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桐花愚人

家有一棵桐花树

 
 
 

日志

 
 
关于我

嘉遁无闷,行藏在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苔藓鲜美  

2012-10-19 22:26: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后有一片沙土地。站在山顶俯瞰挺像一个倒下的“丫”字。叉口中滋养着一个马蹄泉。

      九月末。我去爬山。口渴了,来到马蹄泉。马蹄泉消失不见了。沙土地上依旧种的是花生荞麦。

      荞麦一片,裹着风,甩着粉袖......款款走来的姑娘说,去年来了一伙人。我只知道搬走了那块滑润的青石.......带走了马蹄泉。

      爬山归来,我给山药奶奶送去采摘的酸枣。剥取酸枣仁,炒熟泡茶,可以安神。有时,山药奶奶失眠。她脸上挂着笑容,把酸枣抓起来,接着松开手指看酸枣落下,反复这样做着。累了,倦了,趣味尽了......她仰起头说,家里好吧?还是老家好。熟悉。

      就是熟悉。闭着两眼闻闻处处可感知的是熟悉。捏捏石头蛋都出香味。我松了口气,舌头湿了湿双唇。

      狸猫跳下石鼓钻进菊花丛,把觅食的一群麻雀轰上了墙头,自己蜷缩花荫下。

      马蹄泉没了。我说,干涸还好,起码存在希望,却不空白。没了丢了被贼偷了。

      泉没了,是动了那石。那石动不得......是有故事.......还毁了一个人物。

      小的时候,我也听说。枣红的一匹马从天上掉下来......后来就有了马蹄泉。

      有一匹马是不假。其实是这样的,还是从头来说。什么年代不记得,一匹马走来进了沟。它饿了,或是渴了。可是沟里没草又没水。它饿的或渴的绝望耗没了回头的气力。它只管踏着一块青石,上下点动,做着飞上天的动作。可是只是徒劳。只是留下一个马蹄印在青石上。它倒下了,就要死了。它流下了眼泪,眼泪就落到它踏出的马蹄印上,竟击荡出一个深邃的洞。螺旋着,向下,向下.......春天来了,一只小黑雀在上面站了一会儿,长出一簇苔藓。嫩嫩的绿围着马蹄印向外扩展,推进。终于苔藓铺匀了青石。马蹄印却是干净没有一丝尘埃。只有一个洞。是空的洞。这样沉寂多少年没人知道。一天收割荞麦的一群姑娘看到沟里翠绿的苔藓翠绿着,泛着水光,口渴了,走下来,找水喝。沟里没有水。口渴了没有水怎么办?姑娘们坐在地上。穿粗布白衣的姑娘叩击着马蹄泉呼唤着:水。水。水。我要水。

      其实姑娘们都带来了水,荞麦地上有她们盛水的陶罐。她们忘了,没一个想起来的。这样才有了下面嬗变的故事。

      我本是一匹马,只留下一个马蹄泉,落下一滴泪,就是石上干涸的泉眼。一朵白云卷动着飘下一句话。

      哪是泉眼?快不要说什么干涸没有水,只是一个洞洞,黑乎乎的......扯瞎话骗人。

      这就看你们的。你们可以随便说一句话,说的合我的心眼,泉眼自会出水。不妨说说看。

      说什么?

      随便。围绕苔藓说。

      说苔藓。

      对。

      怎么都行?瞎说也行。

      也行。

      这是苔藓。长在湿潮的地方。

      苔藓也开花。

      我没见过。你见过?它可有我家金瓜花好?

      那是比不得你家的金瓜,苔花只有你家的黄米大。

      苔藓上有一只蜗牛。踏着毛绒绒的苔。

      老牛都不吃苔。没有用的苔。又是翠绿的苔。

      美不美?苔藓不美,玫瑰美。

      啊呀呀。说了一通的苔藓还是没有对上。

      没有,这也没办法。还是只有口渴。

      水。水。我要水。叩击马蹄印的白衣姑娘突然停下,把攥在手里的卵石抛出去......说道:苔藓.......苔藓鲜美。对不对?

      一片寂静。

      静寂。

      抛出去的卵石又划着弧线飞了回来。落到青石上的马蹄印中荡起来。转。转小了。小了。又小了些许。还有栗子这么大漏下洞去。的几声连着音的脆响。又是寂静一片。

      苔藓渗出水珠。翠绿的水珠翠绿色。

      粗布白衣的姑娘探出红润的舌尖舔着......吸......收。吸收。双唇水灵灵的,不再是苍白。苔藓鲜美。苔藓鲜美。娇柔的两声甜音激荡起天籁的回响——苔藓鲜美。苔藓鲜美。

      姑娘两腿之间滴下一滴血落入洞去......的几声清响。一滴血又落下来,滴滴血相连钻进洞去......响音不绝。一片悦耳声中马蹄印里升腾起一股水气,如同打开的蒸笼......

      山药奶奶说,这可了不得。她说对了。

      这样才好。我说。

      没什么好的。

      有泉水还不好。

      那血是泉是水是泉水是女儿的经血......她竟老了......她才是一朵花啊。采花的蜜蜂还在路上。她瘦。她还在瘦,没有皮肉和骨头。一粒微尘也没有。

      马蹄印上凝聚的水气是白的的纱。半空中一匹枣红马直奔下来揭去拖着白色的纱踏上一朵粉云去了。

      马蹄泉涌出泉水,亦只是满了马蹄印。然后溢出缓缓流下。一条白的丝线沿沟延伸......

      后来呢?我问。

      没有后来。只有马蹄泉。

      她呢?我又追问。

      她在石上。

      后来我还想问,但没有问。因为在我脑子里,此时飞转着“苔藓鲜美”。一会儿翠绿的水珠涌上来,一会儿粗布白衣的姑娘又挤进水珠......就这样混搭搅合,以至于我看到的天空都是鲜美的苔藓的天空。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