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桐花愚人

家有一棵桐花树

 
 
 

日志

 
 
关于我

嘉遁无闷,行藏在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兽  

2013-01-29 11:46: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夜,一只刺猬蹲坐在我家门前台阶上。我俯身看看。刺猬亦翻眼看看......哦,下雨了。雨大。水深。

      我推开门。我进屋放下伞。刺猬已经悄悄爬进来,停在沙发的暗影中。

      我找来一副洗菜用的红色橡胶手套戴上。双手捧起缩成一个团球的刺猬请上玻璃茶几。我看着,亦不去碰它。

      窗外的雨挟着风甩在窗户上一阵哗哗,一阵啪啪。窗缝里塞过来的一线风里。我亦感觉到其中夹杂包含的雨和湿浓。

      刺猬先是把自己那带刺的团球试探中松动一环。紧贴茶几显露一角尖尖的小嘴巴,收紧的团,便松弛一环,没有异常动静,又放出一环。这样放一环,松一环。放松而打开,露出脚爪,仰出头,擦亮眼睛。眼睛圆圆的放着圆圆的光环,光环之中绽放出多些胆怯和迷茫。

      我抹下红色手套叠压在茶几上,便去冲洗身上一天流出积聚的粘粘的又透出淡淡酸咸味的汗液。

      刺猬经过一番静观回升些许的胆量。已经缓缓迈出绅士一样的步子,又象孤独散步者在玻璃茶几上踱步思考。

      我走进卫生间时,探头看一眼刺猬。刺猬停下脚步,盯住亦是光洁呈亮的地板发呆。哦,怎么才能走下去?

      我放心地拉上玻璃门,冲洗。冲洗完,走出卫生间。带一身药皂味。我看玻璃茶几上的刺猬。没有刺猬,只有那一抹红色的手套。刺猬走出囚困的茶几。我不知道刺猬是怎样的一跃而跳下。但绝不会缩个团咕噜咕噜滚下来。虽说这样想比较接近合理,细想又不近在情理。团个团,挺立起剑的森林,落地时,多少伤痛自身或许还误害了性命。于是我想到会跃起的树蛙那瞬间的腾飞的华丽姿态,亦是这样才好。我觉得累了,想睡觉。刺猬一样累了,想睡觉。那就不去寻刺猬。睡觉。灭灯。夜的黑色跟下来,没动静地爬满房间。

      天亮了。雨是不是夜里停的不知道。太阳出来就好。早开的山百合一夜未眠挂着雨珠。

      乳白的地板上断断续续一行湿泥土的点点碎屑。这是刺猬身上粘来的。一路寻来。刺猬倚靠着门而蜷缩。哦,躲过雨天,不言说就走啊。朋友,这事不能这样做。我抱起刺猬,又请上玻璃茶几。它又缩了个团球。

      我眼前一晃,就象被切换的一个镜头。眼前是此景,飘上一盘剥去白皮和刺的光刺猬。其实刺猬的刺和皮是不能用麻烦剥或削。不用什么刀法。吃刺猬有一法,我知道。那就是用黄泥团上刺猬火烤。烤啊,刺猬在火中翻滚。翻滚。不翻滚了,是蠕动。不蠕动了,就是被烤死了。被烤死了还不一定就是被烤熟了。还要继续烤。烤。烤熟的散发出香。不是臭。臭就没法吃。没法吃的,人就不吃。自然人吃有用的东西,可口可香的东西。终于还是烤熟了。烤熟剔去黄泥土呈现出大蒜一样白的肉。肉香。馋人。流口水。既然出现这个幻影,那就痛痛快快把刺猬做了吃掉。

      我开门拿一个残损的脸盆去院中取来泥土放在茶几旁。昨夜的一场大雨,省下水不用和泥,粘度适合。我卷好衣袖。其实储藏室还有多年不用的劈材,前两年这片居民区供上了暖。我两手捧起一块黄泥朝着团做一个团的刺猬贴上去。刺猬身上就有一团泥。刺猬立刻舒张身子,神情慌乱,择路欲逃。我接着又抓一把泥捂上去。没有捂盖住。刺猬一摆躲过。我紧跟而上连抓带捂。刺猬知是无法可逃,但亦是不能坐以待毙。我见此估计,可以暂缓一口气。没想到刺猬一跃而下,如一只跳蚤,脱离茶几,稳稳当当地站地板上。身背黄泥一路穿行,钻入沙发下......地板上甩而抖落下一行湿泥屑。玻璃茶几上摊着一滩黄泥。我亦是托着两只泥手,无趣地坐沙发上。

      一点亮光闪闪,映照我的眼。那是茶几上一块泥上粘贴的一片玻璃碎块突兀而立。我看到我捏在手里。玻璃碎片上亮着锋利的刃尖,手碰上碰到哪里,哪里就划破出血。疼是一定的疼。顿时,吃刺猬的念头遁去。刚才刺猬脱逃的一幕场景吃的想法就已经被甩断一段,加法加上眼前还没被抛远的一段。心中彻底没滋没味泛起酸楚,闹腾地没有了胃口。

      我搬走沙发。沙发下刺猬颤呀抖呀披着一身湿泥巴。那剑的森林折歪在狂风里。

      我抱起泥刺猬走进卫生间。我给泥刺猬洗澡。清水冲走泥巴。清水亦是泥水,咕咕的流入下水道。咕咕地响。刺猬的身上挺立起白亮的剑之森林。

      我打开房们。刺猬走出去,下个台阶,又走下一个台阶,头没回,回它来的地方去。躲入我看不见的某个墙角或是某个林丛中,它的家。

      雨后清新的院子。刺猬,也许不会走来,亦是不会想见到我。它看到不想看到的,却看到了......我的那个我。那个我戴着一个面具。一个兽。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