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桐花愚人

家有一棵桐花树

 
 
 

日志

 
 
关于我

嘉遁无闷,行藏在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透过落下的一滴露珠  

2013-02-17 22:42: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灯光亮起来。折叠的顶棚展开,从上面缓缓垂下一把生锈的剑,立于舞台大红的垫布之上。

                                                                                       将军

      枣红马跃下山崖,驮着我......我醒来,只是很累。马亦死。折断脖颈。我只是伸过手去抚一下马儿柔滑光洁的皮毛。就这样不想起来,躺着......我很累。

      插入泥土的剑,剑光闪亮依然,带着星星点点的血。似花。非花。

       一条蛇爬过来,盘绕剑之上。昂视山谷的上空。山谷上,马鸣亦歇。只见穿梭的人影。

      我移动我的手。我的手朝着蛇移过去......移过去就要接近到剑和蛇......扑上去。剑和蛇折翻倒地。手按下。剑斩其蛇。蛇尾在地上摇。蛇头扭过来,张开嘴咬住我的手就是狠狠的咬下......将军站起。抛下蛇头。提剑上了山谷。

                                                                                         蛇

      我的头颅掉在地上,压弯几株野草的脊背。我知道将军爬上了山谷。山谷上面是什么情况我不知道。蛇尾不在地上摇了,安静。我知道我将缓缓死去,慢慢闭上眼睛。双唇已经不能噏合张开,只有一点抽动。我是无毒的一条蛇,将军以为我有毒将其斩杀,那是将军的事。将军以为我有毒。我想对将军说我是无毒的一条蛇,你误杀了我。我慢慢闭合的眼睛告诉我山谷上如沸动的一壶开水,响起动静......

      将军被扔下山谷,撕碎。手中的剑插入泥土。我是一条无毒的蛇将军不知道了。我在将军的心里依旧是一条毒蛇。无毒亦是有毒。将军啊只要你暗伏到黑夜的降临,搜捕你的士卒自会无功而返。将军啊只要你等。等是有变数的,择路而行的机遇自会出现。哦,将军,那里还有这撕碎的尸骨象冰雹撒进山谷......我两眼已经闭合......闭合。我死去了。草的清香被眼眸中的黑色挡回带不走的。我死去了。草香飘上剑,给闪着寒光的剑涂一抹草青。

                                                                                        剑

      露珠爬上剑就开始跳舞。剑亦是舞台。剑亦是有过舞台,轰轰然,滚滚然,曾是走过一场。如今将军的一抔灰尘,一把泥土长出野草,活动着蚯蚓。剑遗落露珠的舞台。露珠晶莹,透明,圆润妩媚。剑亦老。霉变生锈。红锈斑斑。风吹一撩就落下锈的碎屑。起舞的露珠失足跳下......翠绿的草接了。

      一条蛇爬上了剑,昂视山谷的上空。一条绳索荡下一个男孩。

      蛇说,我是一条无毒的蛇。

      我来寻剑。男孩说。

      剑朽。蛇说。

      那亦是剑。男孩说。

      蛇放弃剑,松动身子退下来。

      男孩拔剑而出。剑断数段。落地生苔藓。苔藓鲜美。

      剑已毁。蛇说。

      剑隐而无形。男孩说时已是悬浮的露珠一滴。他在里面游啊,张开双臂......他说,我游的真美,象一只八脚章鱼。说完随即落入拔出的剑孔,一只蟋蟀钻出来。蛇遁去草丛。草拂动。一朵花飞起来,牵动一丝绿的脉络......

     

 

      舞台上空无一物。纷纷落下的是微尘。千盏灯光照明舞台。

      台下无人,皆是卵石。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