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桐花愚人

家有一棵桐花树

 
 
 

日志

 
 
关于我

嘉遁无闷,行藏在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我的墓地  

2013-05-16 22:01: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舞台上的一盏灯一亮一灭摇摆着,有时,和人一样的痉挛。没有风吹,风歇停下来。灯灭时,一片黑,静寂。明亮时,带有一声吱呀,犹如电闪划破天幕而后跳下一只焦糊的飞蛾,不是雷响。
      我坐在灯下,右手托着这个脑袋,胳膊抵在桌面上。桌面上摆着死去的飞蛾,现在是二十六只,只差一只便是二十七,再有一只......我起身就把这盏灯击穿,用我的拳头。
      灯灭了,已经过去十五秒。十五秒过去刚是下一个明亮的开始。没有明亮,便没有那一声吱呀。我急切渴望有那一声吱呀,那就有了第二十七只烧焦的飞蛾,我就可以挥动拳头......哈哈,那是舒心的一拳而不是焦虑的一拳。黑暗里一只手伸过来,我感觉到一只手伸过来,便迎上去伸手抓住那一只黑暗的手。那一盏灭的灯摇摆中又明亮恢复光明,没有那一声单调乏味的吱呀,跟着摇摆亦是垂直停下。那一只黑暗的手是那样的白皙,流溢的芬芳。我看见一只白皙的手牵起我的手而看不见她的脸孔。我知道她约我跳舞我不会跳舞,我走路象一只鸭子。但是她约我跳舞,我只有随她起舞。我知道她注视我,我侧目一边......  我是第几只飞蛾?她白皙的手抚上我的肩头,嘴角飞出一丝的笑。
      “我是在等第二十七只飞蛾。”
      “我是第几只飞蛾?”
      “我是在等第二十七只飞蛾。二十七是我生日里的一个数。”
      我踩了她的脚。她的脚我感觉亦是一样的白皙一样的具有流溢的芬芳。我想她白皙的脚不是那样的白皙,白皙中泛起桃红我想这样又美了一层,于是我故意又踩了她一下......她说:“我快死了,你如果踩第三次。我已经快死了。”
      我如一个感叹号伫立在那里。停歇的灯又在开始摇摆......没有风吹。
      她说:“灯要灭,黑暗的十五秒之后,我是跳出的第二十七只。”
      我缓缓松开丢弃她的手,转身扑过去抓住那盏摇摆的灯......说:“灯不摆了。”
      她说:“你就要死了,松手你就是那 二十七。”
       我说:“没什么?”
      “你就要死了。其实我是那二十七只,我借了你的衣裳抽身而出。”
      没什么,我空洞的心我感觉是一个冰窟现在有温暖,适宜的温度可以开出一朵狗尾巴花......谢谢你暖了我。”
      灯灭......又亮了。吱呀一声,一只烧的焦黑的飞蛾跳出来,打着旋转象刚脱离花朵的露珠朝着泥土拥抱,没有悲情,含着悦色。我知道我死了,死的和那二十六只飞蛾一样。
      借了我衣活下去的那只飞蛾把我埋葬。我的墓地是一块圆圆的石头,翠绿的青草围起来,我的墓地就在那里生长。那里生长着我的墓地,在舞台上。在舞台上,我可以掀开我的墓地是一只飞蛾飞出来,如果舞台上设有一盏明亮的灯,我依然撞击,哦,窑变的影像,转瞬即失。
      

      台下的灯光亮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