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桐花愚人

家有一棵桐花树

 
 
 

日志

 
 
关于我

嘉遁无闷,行藏在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我在梦的外围  

2013-07-20 18:20: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梦打开的时候,她坐在舞台的中央。一个黑衣男子从舞台的左侧走上来。她身边有两把空椅。黑衣男子伸手提了她左侧的一把椅子坐下。她注视着他。她把手下按住的一张纸条推过去推给他,手又拉回来按住了另一张纸条。她一直注视着他。其实他拿起来的那一瞬间白色的纸条就开始已经起了变化,先是一群活跃的书虫,紧跟着就是书虫变成文字,且冒出丝丝寒气。他甩甩不掉,寒气与温热的手掌粘在一快,又象被一个铁夹子夹的感觉。文字在跳跃。他听到哗哗的水流声,同时他张开了自己的嘴巴。他张开的嘴巴发出了声音,念出上面的文字:“记得吗?你游过来,我让你退回去别过来。你游过来,好象没听见我说的话。其实你听见了,我听到你的心跳.....你游过来,我说我象发涩的青柿子......你扬起嘿嘿的笑声你靠上来你没有退回去。我闭紧眼睛不用看,垃圾就是垃圾。”那个过往的黄昏好象就在一个圆镜里重现,他看到他的模样,亦是看到她象一只被扫帚击中的蜻蜓......
      一团飞虫象一块黑云绕着从舞台右侧走上来的黑衣男子,他挥舞着手臂赶也赶不走,就这样恼怒着上了舞台。那团云亦是打了旋转回了来处。他随手提了她身边的空椅坐下。她推过去一张纸条。他瞪大眼睛看着,他看到一群书虫。他挺着身体向后紧靠椅背。椅子的前边两条腿抬离地面。纸条被一群书虫托起来。一群书虫举起纸条,他感到心有不安。只是心有不安的感觉还没有预想到下面的一步。此时纸条亦是立起来,书虫闪到背面推动着快速行进,跟着捂在他的脸上。翘起的两条椅腿放下来,撞击到地面猛地发出啪嗒一声回响,他低弯了身子,他双手抓挠着想扯破纸条把它抠下来。抠不下来,那是佚失的生活记录。他已经站起来踢翻了椅子,闪现出一个画面:“记得吗?你游过来,我让你转身游回去。你游过来还拍打着水花击我。我让你转身你没有转身你游过来。我说我显然比去年丰满,我说我还未成熟依然如青柿子涩口......你一声不哼,之前,确实张开了嘴巴,亮出你内在的窃喜,你象一只螃蟹张开了双螯,我歪斜了身体不用细闻臭就是臭。”那个夜晚好象就在圆圆的月亮中记着,现在只是点击播放。他看到他的身影,亦是看到她象一只树枝上失落的黑蝉双翅扑打着水花。水花又游走了。沉默。
            她背后显现出第三个黑衣男子。他不是走上来的,好象他是一张摄影底片放入显影的药液中,从那里脱颖而出。她站起来把椅子让给他。他提了椅子向后挪一下位置,随之坐下。她站到他的背后,一手扶了椅背,一手扶了他的肩头。“记得吗?你游过来。”
            “记得。我向你靠近。你艳如桃花。”
            “你踩着水如一只透明的玻璃瓶这样的荡过来......我摇起手。”
            “你说......回吧。”
            “你象一条鱼游走了,沉默地钻进水草。”
            “我知道我拿走了打开你的钥匙。”
            “你转身的一瞬间我把你记住......”
            他象一条鱼游走了。他游走的方向长起一棵树。
            她转过身来,注视着眼前两个黑衣男子。他们恢复了常态,睁着伪装的眼睛坐在椅子上。左手玩着右手。
            她说:“你们只是占有了我,只是占有了我的空皮囊,只是那怕你们永久的以你们永久的暴力占有我,但不会征服我,我不会向你们开花,我只会向我的猎手绽放,绽放那一朵沉寂的原始花朵。”
            梦的帷幕落下。
            我在梦的外围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