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桐花愚人

家有一棵桐花树

 
 
 

日志

 
 
关于我

嘉遁无闷,行藏在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酒枣  

2013-09-01 18:24: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会做酒枣。因为我爱吃酒枣。
      我把麻脸奶奶的一瓶酒枣不知用了几次,反正不是一次两次。多次拿出来。每次多是两三颗,少的时候有一颗。这次瓶里只有一颗,亦是最后的一颗。一颗。晃晃,摇摇,酒枣就在里面跳跳翻个个。跳跳又翻个个。对着阳光我拧开黄色的有些生锈的铁皮盖。浓浓的一股酒味喷出来,香。酒香。还有缭绕的一丝我可以闻出的一丝枣的香甜。似乎是醉了。这酒枣鲜美的象刚从树上打下来,不象晒干的干枣皱皱巴巴,象麻脸奶奶眉头上的皱纹,亦是还有藏进纹路里的细细的泥土。我把这颗最后的酒枣含在嘴里。微微扬着头,眯着双眼,看到的是红色的温暖。就在这个时候,站立的空瓶子被过往的风撩拨了一下倒在地上。倒在地上就随风咕噜咕噜滚动着跑了起来,愈跑愈快......我睁开眼看到瓶子插进路边的水沟里,翻个身就平稳下来。相对刚才的激荡是平稳,其实还是有些许的起伏摇摆,那劲头感觉挺象地面上爬走的毛虫。我站起来跟着向前跑了两步,收住脚步,就停下来。伤心地看着顺水漂流的空瓶子远离我。远离......我流下了泪。麻脸奶奶真是够倒霉的,没有酒枣不说,这盛酒枣的空瓶子也舍她去了。流泪。其实后来,渐渐大了才知道麻脸奶奶是被我爷爷丢下的一张纸片。因为婚后麻脸奶奶得了天花才变得不漂亮,有了一脸孔的麻子。也正是我爷爷不要了麻脸奶奶才有了后来的我的奶奶。爷爷不要了麻脸奶奶。麻脸奶奶就是不回她的家。“我没家了。”“我去哪里?”转身就是不走,留了下来。这样我才有了麻脸奶奶。才有了麻脸奶奶看着我长大。我奶奶后来跟我爷爷随军去了沈阳转而又去开垦北大荒。我奶奶去了再也没回来,与我没有相见的缘分,也许我有麻脸奶奶,她觉得和她是一样的疼我,于是就不回来了。爷爷还是把她的骨灰带了回来,葬于孔林。
      当然我是害怕又担心麻脸奶奶提出询问酒枣的话语。我想到我低头把手指甲抠破的样子,也许鼻涕会流出来。终于当我意识到她不会问我我反而觉得没劲憋屈,浑身不轻松,该是问一声。敷衍几句“我的酒枣呢?”“我的酒枣不见了。”“我的酒枣被贼偷吃了。”她不问,还笑笑。我想说出来,话到嘴边一绷又缩回去,潜伏在心里,纠结。我怕别人说我馋。为了不让别人说我馋,她不问,我亦不说,顺水推舟。
      后来麻脸奶奶不知从哪里找到一个脏兮兮的罐头瓶。她把它刷洗干净放在太阳光里。阳光带走了水珠,给了路过的一朵粉云。
      “小二啊。帮我做酒枣。”
      我跑过来,拿起空瓶子。
      “要挑出通红的,不要虫咬的。”
      放下空瓶子,端起簸箕。瞪大眼睛,看的仔细,不少有虫子的都扔到一边,让虫子一边待着,慢慢的吃。
      麻脸奶奶倒了半碗酒。酒是高粱酒。我和麻脸奶奶昨天用高粱换的。一路酒香。飘。
      麻脸奶奶拿起一颗红枣放进酒里,蘸蘸。蘸一蘸。接着放进空瓶子。
      我抓起一颗红枣投进酒碗蘸一蘸。蘸蘸捞出来塞进瓶子里。“我会了,会了。”
      做酒枣其实很简单,就这么简单。做好的酒枣,拧上盖封好放在想存放的一个位置,比如放在壁橱里。过年的时候就可以吃了。满口的酒香,似乎有些微醉。依然嚼的很起劲,那个香。细细地品。流溢的香荡漾在舌尖上。
      偶尔,有时,我感觉麻脸奶奶就坐在流动的云朵上看着我,一旦有了这蠕动的感觉,我便抬头看云朵。云朵亦是有了香气的云朵。细细地想就是那种微醉的感觉。我爱吃酒枣好像寻找的就是这样的感觉。微微的微醉。
      微醉。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