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桐花愚人

家有一棵桐花树

 
 
 

日志

 
 
关于我

嘉遁无闷,行藏在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素面  

2014-03-12 18:12: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一次走刀。‘’刻刀冲切进食指,血涌出来。我把只有其形的一个素面如意推到案板的一边。刻刀装起来。
       天阴沉了我的心情,此时好像就要自然爆炸。我必须阻止这可怕的爆炸。掩上门,走上街。张开着嘴,我想到离开水的鱼,鱼这样很快就会死去;我却觉得这样,微风凉丝丝的掠过,舒心。一群蠓虫儿如一炮轰打过一般从路边的花草丛中掀起,朝向我飞来就象被风卷起的黑面纱。左右手张开抡着打,蠓虫儿并不见退回,好像我身上蕴藏着它们急需的口粮。‘’我不能就这样被它们欺负;不能谁都想这样。‘’我想,肚子饥饿,正好把它们吞吃。可是我不知道张开的嘴在什么时候闭上了。闭上的嘴必须再次打开,象怪兽一样把它们吞下去。更多的蠓虫儿聚拢上来。我不是一个怪兽,累的亦是皮软,筋短,两眼直恍惚。怪兽力量无穷,不知什么叫累。张开的嘴合拢不上,张开着;蠓虫儿轻松的把我温暖的嘴占据;它们舔噬着我的唾液。我吃过新鲜的草莓,唾液里就包含草莓的味道;它们不是爱上唾液,是散发的草莓香诱发它们。‘’我又被那枚早晨的草莓欺负了。‘’我想,它们已经吸干我的舌头。舌头亦是萎缩,如晾干的一片地瓜干;我就要干涸而死,我想到沙漠,感觉好像走在其中。——我遇上她 。其实是我拦住了她,伸开我残破的手掌给她看。‘’怎么回事?‘’——我把我的手抽回来,怕被她拿走。——''她是谁?''其实我不认识她。她是从我身边过往的人群中的一个姑娘。——‘’走刀了,刻刀把手刻了。该刻的如意没刻。干不了,可是我想给自己做一个如意。‘’——‘’就不要干了;手掌破的好像不是你的。‘’——我什么也不会啊,饭总是要吃的。也许颤抖的手过两天就好起来。‘’
       她好像一只蝴蝶穿过马路去给我买豆浆,我看到她胸前戴的蝴蝶胸针就这样想了。她把找回的零钱一一点给我看。我歪着头向右便点点头,示意她零钱塞到右边的裤兜里。我衔住白色红条纹的吸管吸收温热的豆浆,感觉真是急需这杯原味豆浆把干瘪的舌头喂养,也就没有了说话的时间。她挥挥手走了,象一股南风。
       我的猫跟着我,其实它不愿意这样跟着我;我拿绳捆绑了它。它原来是一只流浪的猫;断了腿,养好了,腿象缺失一截;快跑起来时,只有三条腿着地;三条腿跑,我也没看出比其它的四条腿逊色,为此我为它喝彩。我从来没有把它捆绑过。我坐在路边的草绿色连椅。连椅的下面一片青苔围绕一株毛毛草滋润的绿起来。猫从连椅上跳下去钻到下面依靠了那株毛毛草。毛毛草被压歪了,它好像并不在意;从下面它向上望着,爪子则撕挠着欲把拴在脖子上的绳套扯断。我低垂头透过木条与木条的间隔空当回望着它。‘’你是不用逮老鼠,有我给你鱼吃。‘’我想,‘’谁给我啊?猫啊........‘’我松开猫的捆绑猫从连椅下就蹿了出去。被折断的毛毛草就那样斜了身,垂了头;没有受到伤害的,陆续直起身子,大有长过连椅的势头。我把绳子团了放在连椅上不想拿走。‘’谁用的上,谁就拿去吧。‘’绳头垂过木条间的空当,就静止不动了。我走出去几步,又回望过去,一片早衰的树叶落到连椅上。我跟随猫的后面顺来时的路向回走;我已经看不到猫的影子,它没有等我;我走在后面,继续走着。‘’一个蜗牛。‘‘我如此诅咒我的脚步。走过了五个红色消防栓,每一个我都踢上一脚。前面还有几个不记得,因为没有数过;我记得前边那个拐弯附近有一个,晚上那里灯光暗淡,我站在那里撒过一次尿。我穿过斑马线站到马路的这一边,这样就可以绕过我记住的拿一个消火栓。’‘路边的消火栓也欺负我。’‘我感觉脚一阵阵的疼起来。
      雨落下来,三五滴打在我的脸上,随之仰望看天空——阴的厚实的天幕敞开了胸怀,雨密集起来;风吹乱雨的次序,纷乱着跳向大地;大地是它们终极的怀抱。快跑几步我站到一棵粗壮的梧桐树下。折翅的一只黑蝉扑腾着,顺着雨水滑走,’‘知了’‘最后一声,卷入黑网格的下水道,就沉寂下去。我会转过神,喘几口气,这样再跑几步,就可以进入旁边的一家超市。其实衣服已经湿透,紧贴在身上。我想,如果被一只八脚章鱼张开的触角吸住,也许是这样的感觉,我为我能产生如此的同感,窃笑;顿时心情舒畅。
       从树上跳下来的是我的猫。它是一只灰色的猫,刚刚我才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雪豹。它落地的时候,我把它当成一只豹子,突然想起它一直 还没有一个名字。
       雪豹看着我。
       ’‘走吧,我们还用躲雨吗?’‘我把雪豹放在肩上,它跳下来,又冲到前面。
       
       我为我雕刻的如意,就那样不可再动一刀。素面的一个如意,那个样子亦是暗合我的心意。那几刀不该是走样的刀刻,是纠结的伤,我想,痛会过去,风会绿起来。滴在上面的那几滴血,渗入木纹里,走不出来,幻化出新一道年轮。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