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桐花愚人

家有一棵桐花树

 
 
 

日志

 
 
关于我

嘉遁无闷,行藏在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盲窗  

2014-07-10 13:13: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注意上她是因为她穿了一件裙子,说裙子更像是袍子,放在橱窗里穿在模特身上看一眼就过去,她穿在身上,风就跑过去撩拨,‘’一切全有。‘’色彩并不重要,蝴蝶什么样的都美。我开始跟踪她,悄悄摸清她的家。这样做——远远的只是望她一眼,并不想象蜘蛛那样织一张网,挂在她行走的路途上。‘’既然你送上门,我也少说废话,享用是我应该做的。你捣坏的我的网还要靠我去忙碌..........‘’
       她吃早点的时候,我就选她邻近的对桌。没有感觉到风,却看到一粒蒲公英从我眼前飘过,奔她而去,她也看到了,我伸手捕捉,只是这样一个动作,并不想抓到它,虚晃一招,接连呼出两口热气,把微笑送给它,它就斜了身子,有些微醉,它落下,似乎有意这样落在她的一碗豆汁里。静静的,她垂下头与那粒不在飞翔的蒲公英对话;我看到她的双唇噏动,感觉亦是她给它的一个吻。她站起的时候,我才感觉到无数的蒲公英簇拥着她在飘........回家的路上,我走进文具店买了一套笔墨。到了家,我就画。这一张罗,才知道我不会画,只是在瞎捣腾没有章法的涂抹,好象我退回到三岁,我喜欢我的三岁,那时来一股微风,我就随着跳起来,让风和我一样高兴。我启开一瓶酒,,一饮而尽,醉在地上。我感觉我推开她家的门,忙着把一不小心就跑出来的窃喜踩压在脚下。‘’我画了一幅画给你。‘’她只是坐在沙发上笑,穿着裙子——我看着是袍子。‘’你笑我六个手指头还不如人家五个手指头画的那样好。可是他们功夫再好,也画不出你在我心里的模样美。我画不像你,这也好,起码没有什么不好的。其实你在我心里是不确定的,因为每次看到你感觉都不一样,这也好,我画的不象你可以经常补充,这是一个享受的过程,叫幸福。比如:鼻子画歪了,就改掉正过来,挺一些,这样你的面孔就在我眼前出现,重现,有点放烟花的感觉。‘’在梦里我做一次这样的漫游。醒来,我睡在地板上,猫咪蜷缩在我的怀里,一盘干炸鱼,空了青花葡萄纹的盘子,一只苍蝇停下来,不厌其烦地捣腾自己的腿。
       午后我穿过废弃的电影院——影视新城已经搬迁出老城区到新城黄金地段。我步入荷塘街。荷塘街的荷塘浓缩只剩一个大水坑,荷花没有了,绿色的浮萍漂浮着,越聚越多,还有一株老柳树低垂着头,我依靠在那里呆望一会她的后窗,这才走过去试探着敲一下,然后躲闪在一边,这样我敲了五六次。‘’她不在家。‘’心踏实下来,舒缓地跳着。用力敲出最后一击,已经确定她不会出现。‘’怎么了?‘’也許过于紧张想放松一下,此处又不见其他人,便背对窗子撒下一泡热尿,心中想的是下一次机会是否选择雨天。‘’或许她临窗听雨。‘’但是窗户打开,我听到挂钩拔出来又放下的声音,也只得把尿淋淋拉拉撒完,还要装着若无其事,象一只吱吱吟唱的夏虫,转过身看见她只打开一扇窗户,窗户是向里开的,外边是老式的方格窗棂。她右手扶一扇窗户。‘’我有一幅画给你。‘’我把画递进去,她推出来。‘’我不懂。‘’我画的是你。‘’‘’那你看好了。‘’我眼盯着她从窗户里伸出左手,捉窗台上的一只蜗牛。我的心一抖,竟捏住她的手,她已经尖叫起来,我感觉还没有用力,她这一叫,我才用力且迅速把她向我这边拉,她的面孔被抵挡在窗棂子上扭曲,我松开我的手,我看到我忽然萌生破窗而入的欲念,接下来,也许我会象黑色的锹甲虫撕扯她;我松开我的手,她的手才能从窗棂子外退回去,我不如果这样,真的可能破窗——而入,尽管没有如此,可能的没有发生,我却感觉心寒如冰。‘’我成了什么玩玩意儿?‘’她展开手掌,那只蜗牛碎了。她落下泪,她转过身去,漂浮的一群蒲公英好像就跳下来拥着她坐到沙发上。她坐下时,感觉还是她,但立刻就转换成玻璃橱窗里的衣架模特的影像。那衣架模特的面孔恰似一张没完成的素描,还没有眼睛,双唇,鼻子倒是有了。——窗没关。我伸手从外边拉过来带上。‘’别忘了放下挂钩。‘’我在心里对她说,说给我自己听。我没有保护她反而我用我自己的一身浊气破坏她。我不是熏香炉,我是我讨厌的一只椿象。
       她吃早点的时候,我依然选择坐在她邻近的桌子,她无视我的存在。我几次都打消走过去向她道歉的念头。因为我看到她我就闻到我身上散发的浊气怕再一次把她污染。我不可靠前。我不敢向前。我在徘徊之中,脚步奇怪的亦是向后移,虽然慢如蜗牛,距离已经拉开,渐渐我竟把她忘了。但是在这之前,我还是去找过她一次。她家的后窗用红砖一块一块堵得严实,形成盲窗,风透不进去,光在外面映照屋檐下残破的蛛网。我心中装下这个盲窗,别人不懂它的意义。
       她模糊,盲窗随之清晰——鲜美如苔藓。那上面的一只空蝉抓紧红色的砖缝,我期盼飞飘的雪花装满来填平虚空。然后,坠落,安心归于泥土。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