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桐花愚人

家有一棵桐花树

 
 
 

日志

 
 
关于我

嘉遁无闷,行藏在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断掌  

2014-09-18 19:36: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断掌事件中的筱原来到远方,认识了我。我也结识了筱原。他从我手上买了五个陈旧无光泽的衣架模特。“我以前是化学老师。”他说:“因为一个叫森原的同学对我使用了她随意携带的防狼喷雾——谁相信我是一个色狼?”通过他的眼睛放出的光芒感觉告诉我他是通体透明的一个红萝卜。五个模特我换了他一把紫砂井栏壶。他约我去他家做客,我诚恳地答应下来,顺便把模特们送去。“午后三点我准时到。”我送他到门口,招手挥别,看到他的背影在路口接近拐角处被那一棵老臭椿隐去。我手里捧着已经属于我的井栏壶。“粗是粗糙些,却还是一把紫砂。”我没睡午觉,虽有睡上一会儿的习惯;服装生意不好做不做两年了,存在手里的这几个模特再存放下去就只有浪费。赶早把模特们装上车,慢慢前去,怕是路上堵车,——没堵车,按约到达,按下门铃,他开了门。五个模特先后进入看来早就收拾好的房间,一面光洁的墙上挂了四个镜子,我想起四条屏的组画;后来,我走过去细瞧才隐约看出上面暗藏的断臂维纳斯,转身就走开了。以为出现了幻象,不想回头再看,生怕真的出现向你献媚。一张桌子上随意摆着几瓶红酒,显的有些零乱。两只高脚杯放在桌边,感觉 一摇晃就有滑落的可能,桌旁有一木凳。多亏模特们的加入,房间没有了空空如也的感觉,他说:“辛苦你了。为了向你致谢,请看我演一出戏。你做观众,偶尔参与倒倒酒,随时可能还会加入一些别的小事,不会很累,没有恐惧,只会给你添增意想不到的快活。那就快活快活吧。”深深地给我鞠了一个躬。我已经做在木凳上,这才留意桌子上那一堆瓶装的酒没有商标,不知是什么酒。他看我一眼,我看到他眼睛里快速划过一线暗影。“我屋后有一个葡萄园。”他抓起一瓶递给我。“倒酒”。我给他倒上。我给我倒上。呷上一口,感觉一股腥味浮上来,然后是淡淡一点苦涩,和我自酿的无法比较。他端起酒杯,站到模特前。“12345。”轻轻念着,缓步而行,脸上堆满笑容,像一朵花苞未开,强制拨开,香没有。突然他面向我对视,好像我身上披了一件羊皮。我不是狼,不用披羊皮。我看见一股凉气从他身上跳出飘过来。“看好了。”他说。我吸进一口冰凉,麻木了双唇。我看着他看着杯中如血色的红酒,只见手一翻转,一杯酒泼到1号模特身上。1号如是受到侮辱,涨红赤裸的身体,浑身涌血。“我看上了你的手掌,不疼,就拧一下,或许是两下。”他从弥漫的酒气里闻出了血腥味,他抓住1号的手掌。“你看这不下来了?”他把一号的手掌抱在怀里,就仰起头。“你又一次如了我的心愿。手掌啊温柔的手掌包含灵芝仙草的作用;倾听我的心声,怦怦怦,这会有力量。”我给他倒上酒,接过1号的手掌;又被他夺过去,放在乳白的地板上,他把手上的那杯酒浇在上面,又划出一个红色的圆——圈上。下一个是2号,他抚摸着2号残破的手掌,他的手掌绕着透明的胶带,翘起的边缘落了尘埃,粘着一根长发。他发出一声长笑。“森原同学的一根头发曾经留在电脑键盘上。”他缓缓地揭开胶带,手掌脱开了手臂;胶带还绕在手掌上没有完全取下来;手掌垂钓着,他提着象刚捉的一只螃蟹,他把它放进那个红色的圆里。“去,给它倒上一杯酒。”我走过去给2号的手掌倒上一杯酒。刚浇上去的酒已经逾越红圆。下一个3号,我给他倒的那杯酒没端给他,我端着直接朝3号泼上去。他斜眼看我。我感觉我没有错,我学着他的样子学的很像。杯底残剩的几滴,翻了杯子看着滴落地板上,绽开几朵花的形状,就是这最后的动作——伸直手臂擎着杯子直向我推来我都学的一样。“过去断了她的手掌。”“3号不愿意。”我斜眼看他,摇了一下头。“我笨。”我说。他推开我。我差一步就跨进圆。我知道我是一个看客,过客。他一把拧下3号手掌,接下来一个是4号。4号的头上掉去一块皮,留下椭圆的疤痕。“谁伤了你?”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酒,我听到他咕咚一声咽下去。他紧绷着嘴里似乎还有没咽下去的红酒打着摇摆,看样子他在思索,给我传递一种感觉,他会吐出来喷到那块伤疤上。噗,突然噗地一声,红了4号残破的头颅。“你流血的样子真美,是我给你还原。”伸手他去抓4号的手——抓了一个空,4号的手掌掉下去砸在地板上。“我没安装牢固,松动了。”我拾起来,快步放入红色的圆。圆圈已经消失看不见,被流过的红酒隐藏,那里有了4 个手掌,缺5号,马上就是5号,也是最后一个——她只有一个模糊的面孔,没有写实,大致一个轮廓,象起稿的素描,但她的手细长,白净,染着桃红的指甲,微微展开着,象开放中的花朵。“你知道我叫筱原,我给你说过。我叫筱原不同于其他的筱原,只有一个我这样的筱原——断掌事件的真凶。你信吗?你可要看准了。”转身他提了一瓶酒走过去对着5号的脑袋砸下去——5号倒在地板上,他跨步骑上去,拧下她的手掌挥舞着。“轻轻的风轻轻的吹拂着——”她翻起身倒地,象遭到一颗突然飞来的流弹,亦是一身血色。他静静地躺了一会儿。他站起来,看着断臂的模特们——“12345。”轻轻的,他念着,脸色苍白,他看到曾经的一个三岁男孩的奔跑,母亲向他招手——只有招手的手,向摇曳的鸢尾花。从裤兜里他突然掏出一把刀,接着被窗外影射的光反射的明晃晃寒气饱满,举起来,对着我。我没有害怕,害怕无用。我把剩下的三瓶红酒——1,2,3,依次被我甩到地上,我拥有三次成功爆破的感觉 。我嗅了嗅,嗅到它的醉香醉甜,终于感觉它的醉色醉人在于它存在诱人的生命,且象强劲的菌类迷漫。“你看仔细了。”他声音洪亮,清脆,没了他一贯的淡淡的沙哑。他右手把刀推给左手,左手似乎的不大情愿接住,又推给右手,右手还是推给左手,左手不再迟疑,握刀用力挥下,对准右手,我似乎听到他手掌骨骼的各个环节的响动。右手落地。左手握刀,又扑上去七八刀乱砍——“我为什么偏爱这手掌?我砍下我砍下别人的我的手掌才知道我最爱自己的手掌不能有点残破,我荒谬地毁灭我不能毁灭的荒谬的手掌”他面向镜子,他看到镜子把他收进去。模特们在镜子里挺着残缺的断臂凝视他。他说:“我就是让你们这样残破,象花朵归于泥土。”地板上的酒和血在流动,血酒混合了在流动。“碎了的没用。”我托起他血肉模糊的手掌,挑出一节完好的食指或许应该就是食指装进我的布袋——还能感觉到的那一丝即将消失的温热吸引了我。我帮他寄存。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