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桐花愚人

家有一棵桐花树

 
 
 

日志

 
 
关于我

嘉遁无闷,行藏在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为你醉之残荷  

2014-10-25 22:58: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舞台的灯光是蓝色的。
       舞台插满了残荷。一只折翅的鸟儿落下来,凄婉的鸣叫着,这是曾经与她看到的一场图景。分明清楚它跌落的地方,却寻不见。感觉整个荷塘都响起它幽怨之音。
       营造这个荷塘是因为我收养的一只流浪猫。感觉存在于角落的那木盆里的一支支干透的莲蓬不能再黯然存在着。那一天它跳到上面去,也许是它瘸了一条腿,用力不匀,以至于排在最顶层的莲蓬轰然倒塌;它的惊慌,狼狈,又使更多的莲蓬,倒了下来。我看到地上展开了一幅画面,她在里面嫣然一笑,既而消失。消失。我抱起这只失措的猫。它喵了一声。我给它了爱抚,它又给我被爱抚的感觉。我坐在紧靠舞台背影前的一个木凳上,整个舞台仅有此处空闲。我身后的墙壁上原来挂着她的照片。那一天,就是那一天,我拿鸡毛掸子掸上面的灰尘。灰尘被掸去了,接着从外面的阳光里飞进来一只灰蛾子。“这种灰蛾子真丑,没有花纹。捉它时,捉到了扑腾一群绒毛,落到手臂上其实不痒,感觉痒,不一会儿竟就红肿起来。”她曾经如是说。对此,“我无所谓。”倒没感觉。轻轻的,我挥动鸡毛掸子,镜框如一块脱落的墙皮,滑下来。灰蛾子又飞出去,到了阳光里。镜框碎在地上,她分裂成无数个碎块。无数小碎块组成了她。一根火红的鸡毛摇摆着坠下去,停靠在她的耳边,遮挡了翠色的耳坠。镜框拿去换了,还没拿回来,墙上留下它的空白。我感觉空白空的白的巧到萌生了意趣,不想把镜框重新挂上去,所以没赶着去取。她的照片亦是微黄模糊——本身,当时,拍摄的有些虚晃。她眼睛微闭着,给人刚睡醒,还没睁开眼的感觉;或许,阳光很是刺人眼目。记忆里那一天,石榴树前感觉没有阳光,一半隐入云层,那一半光芒投射到一旁的那株肥硕的芭蕉上。“这是我为她拍的一张比较好的照片,她喜欢。”她喜欢,也就这样挂着,一直没拿下来。石榴树基本上落光了叶子,仅剩的那几片金黄摇动着,也早已想着温暖的泥土。上午去看残荷,拍照的时候,她随手拿起一只干枯的莲蓬,擎在胸前。“莲子落进水里去了。”她微笑着。感觉是她跳进水里,游泳,赤裸的像一枚黑亮光滑的莲子。我侧了一下身,向后看——什么也没看到,笑了。感觉又把身体转正。静观残荷,它的残破里没有凄凉之音色。“她来了。”走来了。在光影里,左东右西地忽闪忽闪,如风中的树叶。感觉阳光也跟着跳动。“我去折几枝残荷。” “就折几枝,不要到深处去。” “只有到里面去,附近没有我的欲求。”她推着木盆下了荷塘。我从木凳上站起来,走过去感觉是我把她拉回来按到我坐的木凳上坐着。——这是我面对过去做出的现实的想法,因为我知道将要飞来的结果。其实当时并没有加以阻拦,以往都是如此,早已习以为常她下荷塘折残荷的感觉;我凝望着她象一枚熟透的莲子在水中穿行,对此是多么的迷恋。我已经跟着她走近荷塘重寻当年她折残荷的场景“:哦,水凉,都十点多了,太阳那么好。深处凉的刺骨。”她手里已经折了几枝放到木盆中。木盆上系了一根洁白的尼龙绳,牵着;回来时,我在岸上拉它过来就是了。她可以游得省心。这个办法是我想出来的,她还赞扬了我一番。其实我也会游泳,后来腿受过伤,到水里就发木,试过几次就不再下水了。她说的折几枝就回来,完成并没有回来,踩着水向纵深处走去。由于绳子的长度不够长,木盆停泊在途中荡着,等她回来。当时,我在岸上已经看不到她。现在已经不同了,我是跟着她在重演当时的情境。“这里的残荷随意的画睡莲的莫奈也没画出来。他缺少梦里才有的油彩。。梦里的他拿不出来,愁弯了胡须。”惊走的一群麻雀转移到另一片残破的残荷上“喳喳喳。” “看那”她折断一枝几度曲折的莲蓬回头向我摇动,当时我在岸上确实寻到运动中的那一抹黑色,像一只折翅的黑鸟只是一滑而过,栽下去不见了。“我看过了,莲蓬里没有一枚莲子。”她望着被几枚莲子洞穿的水面。“确实没有了莲子,只有它们住过的空房子。”水面被打开,里面幽黑。“那是谁?向我招手。谁在迷惑我?去了,也许就回不来了。我不苦,悲苦的是岸上等我的那个人。他会想我。谁拉我下来的?我没有看见。哦,到了淤泥深处莲子沉睡的家园,我看不到他,被击穿的水面已经合拢,形成铜墙铁壁,我与他阻隔。我紧紧抓住的不是一只手是一枚发光的莲子。”木盆在水面孤独摇荡。我看到了当时我想看到了解的当时没有看到此时我清楚的知道了她的沉没是她寻觅的对残荷迷恋的结果。我坐在舞台上的木凳上。
       木盆在舞台上摇摆。
       舞台的灯光加强了,已经很明亮,如阳光下,打破以前的蓝色基调。我起身从木凳上站了起来,走进我重现的荷塘,我折下她折下的一支几度扭曲的干枯的莲蓬,放到木盆里,然后继续折下一支,我知道我营造的荷塘正逐步消失,把舞台交还于舞台。观众已经开始退场,紧闭的门打开,外面的光影扑进来,她走了,走进光里。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13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