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桐花愚人

家有一棵桐花树

 
 
 

日志

 
 
关于我

嘉遁无闷,行藏在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如意  

2014-10-31 19:39: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叫你来,你知道吗?我刻了多年的如意 ,却做不出这个如意的天然。”他拉着我登上舞台。蓝色的帷幕随即拉开。灯光明亮起来。腐朽的一棵树象高大的石柱站立不知多少年,终于在某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摔下断裂无数块,依然象树,不再像,也没有一点像石柱的感觉 。感觉像一条河流,我和他端坐岸边。他握住我的手。他说:“你不要说话,看我走进我的梦境。”他松开我的手,我看他好像钻进一个玛瑙的鼻烟壶:我在我的梦里想起这棵枯死的树,其实这棵树走进我的梦里,把我推醒。“记住,来呀,不要延误。”我翻身坐起来,睁大眼睛在黑暗里,寻找记忆的光影。嗡嗡飞来一只蚊子。“啪”我打在自己的手臂上,接着从手臂上我闻到淡淡的我的咸腥味。黑暗并没有被打破,我坐在黑暗里。天亮了,我来到梦中的那个树林。树倒下撞击地面的声音还在继续,感觉如水面上荡起的波纹向四周极力地扩展。由此我寻过去看到——树倒下的时候,捆绑它的古藤也倒了下去;它又束缚了古藤。我感觉古藤的枝蔓迅速松开倒下的树,昂着头看上附近粗壮的古柏,且行动已经开始。倒在地上的这颗树,“怎么能朽成这样?”感觉象考古发掘出的侏罗纪时期的一块块恐龙化石,但不是化石,是朽木。 “你让我来看你,我不能怠慢。但是我来看你,却不记得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树王?” “我失去了树的形体,腐化的已尽粉末。虫子都不来了。幸好我的魂灵还没有去远游。你不来,我不得不走进你的梦里。我知道你已经把我忘了。忘了你寄养在我身体上的一个如意。你不取走,它得不到你的温暖,慢慢的它会衰退,蒸发,幻化如烟。” “没有这样的事,我不会想起来。一个如意不会有生命的特征,只能说雕刻如意所用木头曾经有过鲜活的生命的特征。” “那一年你随手拔了一株蒲公英在我已经腐烂的肚皮上描画一个洁白的云形如意——树虽然已经枯死,你要长大就要吞噬它的精华;长大了,我就来找你,那时你要褪下浮华,浓缩的也许比这要微小;身处腐烂的世界,你这一身一朵粉云的色泽,丢弃吧,赶紧融进黝黑的夜色,贪婪的虫子蠕动过来,发现你你就没有了。变形,蛰伏下来,没事思考一下毕加索。” “这其实是我的一个梦。说了那些不着边际的胡话。那是一个午后,我躺在竹椅上,眯缝着眼睛,感觉随风飘摇的梧桐,感觉不一会我就穿上树影的衣裳,风度翩翩地走进光影里,看到一朵粉云,像一个如意停在一棵朽烂的树上,我用蒲公英流淌的白色血液把它画下来,谁想竟会是如此。”
       舞台的灯光逐步转换成蓝色的基调,如蓝的天空。我感觉他抓住我的手,他从他的梦里回来了,没有看到那个精美绝伦的鼻烟壶去了哪里,或许被留在梦里,以备他下一次的梦。“那是他来回畅游的渡船。”倒在地上的树是一条河流,我和他坐在岸边。他把手伸进树的河流,里面游动着一个云纹的如意。他托起来,在掌心里,如意如流动的墨色透着芳香——树的血肉,仅存的一块筋骨,朽腐就此止步,虫子也懒得啃食,以为无用,便弃之不用,天造一个如意。如意把荒谬给荒谬。
       台下的观众也在荒谬之中如意一次。
       “让我们把生活变的荒谬,从东到西。”佩索阿如是说。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