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桐花愚人

家有一棵桐花树

 
 
 

日志

 
 
关于我

嘉遁无闷,行藏在我。

网易考拉推荐

蟹爪莲  

2015-02-02 00:02: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推了他一下,他撞到椅子上,椅子向前推着走出一段距离,却没有歪倒,进入到从窗玻璃投射过来的光影里,之后他坐到椅子上,他身上就有了照到窗玻璃上的阳光,感觉他就坐到窗玻璃上。他迷上眼睛,微微抬头,胡子有几天没刮了,长了。他感觉胡子长了才肯刮,而不是胡子长长了要刮。他的胡子让我又一次想起梵高自画像上的胡子的感觉微妙的有些许的惬意,面对他我已经不生气,但也高兴不起来。今天我来他家是向他索要我前夫的那盆蟹爪莲。我前夫的蟹爪莲那天被他从我那里搬到他家来了。一路上反复想的都是如何向他开口,感觉不说最好。但当我推开他的门,还是直接就对他说明来意。“不是不可以,这个样子可能你不会要了。”他回头关上虚掩的门,又说:“它完成了我的任务,我把它放在长案上,如此看了两天。”我走过去看到我前夫的蟹爪莲——只是为了他的拍摄,而被剪断花枝一步一步按他的想法,要求剪下来插到不同的器物上,剪刀无处可剪,直到拍出满意的效果。花被拔出来,裸露了根,根也被剪断。我已经愤怒地推了他一下,不想再推一次,默默地开始收拾这残局。我解下我的鹿纹丝巾,把枯萎的花枝放上去。但接着变成那天他在我家的场景图像。我没说把花送给他,那天我确实没说把花送给他。他说蟹爪莲有花骨朵了,就123,123的数起来。我刚拿喷壶洒过水,并没有留意有花骨朵,我也不相信有那么多,去年零星开了几朵。我凑上前去观看。他说你眼神不好,就拿放大镜给我。我接过放大镜。放大镜下每个叶片的顶端只是顶着米大的一点微红;那红淡淡的,淡淡的,不是放大了,我真看不出来,我对着他笑起来。退回到沙发上,还是没有止住笑,产生出一种收不起来的感觉,后来我就 看着他把花端走了,竟没说一句话。时间过去一会儿,看见我的猫跳上沙发,我想到了我前夫,那不知为什么而产生的莫名的笑声终于得以收敛,然后慢吞吞咕噜出一句:安顿好他就过来把花取走,记得我也答应还有这猫可以一起带走。
        我已经把这残局收拾干净,我用我的鹿纹丝巾包裹系上。我查看了一下,果然还有遗落的一朵残花掉在长案下。我解开鹿纹丝巾放进去,重新包裹系上,我前夫的一盆蟹爪莲就一点也没有遗忘的了。空了的红泥陶盆在我推他那一下之前,被我摔在地板上,这个场景留给他拍下来或许又是一幅优美的图画。我走进卫生间对着他的四四方方的镜子修理了一番,转身时无意间看到他用的男士唇膏,立刻感觉到双唇干燥,随即回转身拿起打开,拧出白色唇膏对着四四方方的镜子,沿着自己丰满的双唇快速地涂过去,退回来,又涂过去,滋润的亮出光泽,走出卫生间,从他的背后绕到他的前面,就挡住他身上的阳光。感觉他一直在追随者阳光,刚才他还正对着宽大敞亮的窗玻璃,此时已经倾斜过去。他睁开了眯着的眼睛,我挡住的阳光照在我的后背上,他在我的阴影之下。昨天我前夫发来一条消息:你还好吗?我的蟹爪莲也好吧?明天午后我去取,顺路给你捎上一枚佛手。我接着回了一条:推迟一天,你的花需要修理。推迟的这一天我用来找回我前夫的花。那天,野子约我去逛街,看到窗台上没有了那盆蟹爪莲,以为我前夫端走了。我前夫确实喜欢养花,对花比对我好。我摇头示意不是,指向墙上的那幅美人蕉。“惨了。”野子叫起来。有这么可怕吗?我感觉没这么可怕。她说:“送我都比送他好,起码也只是枯萎而亡。”当时我还不相信。平时他喜欢插花,然后把插的花拍下来。我见过他拍的插花在他的镜头下产生了好像被异化的一种意趣。他让我选两张,我就挑选了不同趣味的两张美人蕉拿回家挂到墙上,感觉我也被美了一番。现在感觉那种被装饰了一番的美就如不想笑时强迫装出的一丝笑给眼睛虚晃了一枪。我问他:“你这样待花是怎么想的?”   “插花,首先要把你需要插的花从花枝上折下来,然后按照你的想法插入相适应的器物之中完成美的再次创造。你需要几枝就折几枝,绝无糟蹋。我做了我所求的,就像猎人面对猎物举起枪射出那致命的一击,我把这都记录在我的影像里,你想看我可以传给你。其实,有时我身在其中寻找的只是那烟花似的感觉。”   “明天午后我前夫就来取花,你给我想办法。”   “你拿给他,这就是你的花。”  “你想想他会如何?” “这个结果对他会很好,对你则更好,我刚刚才意识到正如你们的爱情毁灭的还不够彻底,到达谷底的深渊,黑暗里听得一声叮咚——哦,迷失的方向在那里。回吧,不要妨碍我晒晒太阳,跑到屋子里的阳光跑的很快。”他欠起身,双手向后托起椅子向左移动了一步,他便进入到窗玻璃映照下的太阳地里。我推门而出,走在大街上怀里抱着我前夫的蟹爪莲,突然感觉沉重的抱不住,我不得不坐到路边的连椅上给他发了一条消息:我和你的蟹爪莲在路边的蓝色连椅上等你,路对面是一棵朽枯的梧桐,它身旁静立着一个红色的消防栓,它红色的链环不长也不短。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