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桐花愚人

家有一棵桐花树

 
 
 

日志

 
 
关于我

嘉遁无闷,行藏在我。

网易考拉推荐

抹茶冰激凌  

2015-05-29 21:18: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没开门就听到儿子的哭声,推开门就看到儿子的哭声。“他为什么这么哭?”他是在问她——孩子的妈在专心玩神庙逃亡游戏——逃亡的人撞上石壁而亡。“你怎么哭了?”她问的是她儿子。然而下一个回合的逃亡继续开始。“他还在哭。” “我问他他没答。”这次逃亡的人掉到崖下去了,游戏重新开始,逃亡的人在逃跑。“你把他抱起来。” “你也可以把他抱起来,你就站在他身边。”逃亡的人栽到通红的岩浆里。“我下楼是给你买抹茶冰激凌,你说你看他。” “我说我看他,他哭着非要找你——就坐在那里哭。就让他坐在那里哭好了。”新开始的逃亡由于突然停电而结束。“我想吃冰激凌了。”她站起来,还没有向他走过来。平时是不用她走过来,他就送上去,他是一只蜜蜂。现在他瞥了一眼他手里的抹茶冰激凌,然后把它摔在地板上。他们的儿子停止了哭声,抬起右手先抹了一下左眼又擦了一下右眼,眼眶里的泪水被挤出去湿了眼角,然后把眼睛睁大起来——抹茶冰激凌溅飞在地板上,变身形成一些绿色斑块,好看的如同爸爸捞来的浮萍飘在金鱼缸里,鱼儿欢喜地去咬它,咬不住它,它就走一走,却不逃走。鱼儿又去咬它,带上一样的欢喜。儿子从地板上爬起身,笑嘻嘻地拿了蓝色的小渔网被他爸伸手拦了阻止了他的意图抱起他把他塞进他的小卧室。其实卧在沙发上的猫也看到了抹茶冰激凌被他摔向地板。那时已经惊觉地抬起头,只是它还不明白为什么他把抹茶冰激凌扔到了地上而不是像往常那样递给她,然后她把吃剩的送给它。它还在观察,同时跳下沙发试探着靠拢过去。“那可是抹茶冰激凌啊,扑鼻的滋味有些受不了。” “我还没吃呢?这是你给我买的。我让你给我买的。” “你没看好他让他哭了。” “我没同意他哭,他非要哭他要找你你把门锁了他拉不开门他看到你把门锁了他不能去找你他就哭了这是你的责任,你不该把我的抹茶冰激凌摔了。” “我让你抱他你没抱他。” “我看他没看好,但看了,就应该吃到我要吃的抹茶冰激凌。”猫知道他和她的精力在争吵,却并不涉及它,它可以乘机而入,彻底放心,无所顾忌的享用。“这是没人要的了。我倒是也乐意为他们拖地板。”争吵已经接近结霜,变得没有激情,他亦无言,她亦无语。他们看到猫像一个清道夫努力积极地干好最后一点的清扫。她转身坐到沙发上。猫终于抬起头,闪着蓝色的眼睛,片刻的迟疑——想回到沙发上眯一会是不行了,她抱着它的蒲团,于是收回眼睛,稳步走过那小子的卧室。蓝色小渔网横卧在门口,猫斜了它一眼,好像就想起那小子拿着它被他网住了嘴巴的那一次——“闭上眼睛乖乖地死去。”不然还要被那小子连击脑袋。“我记得这个游戏,但我很不喜欢这个游戏。”猫跳上窗台,透过玻璃望着窗外断线的一只风筝挂在梧桐树上随树叶飘摇。她看着他悄悄拉开门下楼去了。她把猫的蒲团扔过去,行走途中突然停下,留在那里不走了,好像闻到一股抹茶冰激凌的清香。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