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桐花愚人

家有一棵桐花树

 
 
 

日志

 
 
关于我

嘉遁无闷,行藏在我。

网易考拉推荐

蝙蝠  

2015-07-07 22:10: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压压的——一群蝙蝠扑向被雷电击中而燃烧的一棵枯树——我仰望着阴沉的天空要来就来一场暴雨渴望重现多年前他讲过的这个画面,可是多年过去了也没有重现。但我感觉就要实现,到那时与他一起观赏是为最是惬心。他已经老了,说不好哪一天就要死去,感觉死神在向他跳舞,吐着火红的蛇信子。他养的一盆昙花,终于要开花,养了十几年却没有开过花,这次它顶着一百二十个花蕾。他说:“你拿走吧。”他好像还怕什么?当然他还送我一盆栀子花,后来被我养死了。我欣然接受,并不是特别喜欢昙花,我只是对“昙花一现”这个成语感兴趣——死亡的过程迅速而美丽,即使它蕴涵痛苦,我却一丝也没有感受到。花开过,宽大而肥实的叶子渐次发黄而萎缩,一天不壮实一天,我就端了退还给他。“还是你养着吧,我只管看花。”我把花放在花架上,那个位置还空着,没有其它的花来填充。然后随手拿了一个马扎陪他坐在屋檐下,挂在檐下铜钩上的鸟笼里的八哥正在栖木上移动着步子,或许是在观望树梢上渐行渐淡的那一抹夕阳。“我想让你看一眼那棵被雷火烧过的树,我儿子过天就要把它运到上海去。”他站起来。我也站起来,我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感觉我已经被雷火击中然后被燃烧——我在火里翻滚。我心想:“他有这棵树——可能吗?”转而又坚信确有其事,我想见他曾经讲过的这棵因一群蝙蝠而变的带有奇异色彩的树。他前面走。我后面跟着他来到他家的后院。后院也有三间瓦房。但感觉后院以前应该是菜园,逐渐被废弃,零星地生长着几株向日葵被蓝色的牵牛花缠绕,堆放的更多的是一些奇形怪状的石头,其中一块茶叶沫色的卵石,感觉光滑如玉。他打开房门。站在窗台上的黑猫从上面跳下来走向那堆石头——从窗外它向里面窥探的是那一只听到推门声而行匆匆躲到角落的刺猬。“刺猬是从哪里溜进去的?”除非是他没有关严门,门虚掩着,它晚上从敞亮的门缝进去的。“这就是那棵树。”他说。他说的那棵树用六七个支架托起来摆放在打通的三间房里。我看着它烧黑的身躯,感觉它在蠕动,我好像又听到轰隆隆的雷声,跟着就是一团燃烧的火焰,一群蝙蝠扑上去,正如他给我讲的,黑压压的,我看到了我渴望看到的一场重现的场景的实现。我说:“我看到了你曾经看到的那一群迎着雷电的蝙蝠。”他说:“那是你看到的,我没有看到。平常,我只是见过几只蝙蝠从院子里这棵树的树洞飞出去,然后飞回来,它们的家遭了灾难,我想象着应该拥有过这个场面,其实我也没有看到。”我与他相视而笑。他说他没有看到那一群蝙蝠而欺骗了我,因为他说的那个臆想的奇异的画面没有存在过。可是为什么树壁上会留下这么多犹如是胶片拍下的蝙蝠的形象?如果我相信他刚说的话,那他确实就欺骗过我一次。我与他相视而笑。我从他的眼睛里突然看到他想象的那一群蝙蝠飞过来——倒下的是熄灭的雷火——蝙蝠在树上。
                     黑猫在院子里的那块茶叶沫色的卵石上一直朝这边凝望着,我从屋里走出来,它还没有消失,直到见他关上门,才转身走开,上了那棵樱桃树,就不见了。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