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桐花愚人

家有一棵桐花树

 
 
 

日志

 
 
关于我

嘉遁无闷,行藏在我。

网易考拉推荐

进入  

2016-11-13 18:37: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突然她问起我挖的那个陷阱。它隐在林中某处,也许附近点缀着横躺的半截朽木。其实她不问,我也想告诉她,但是我感觉是我在等着她问我,然后是然后,我送走她,回头我思索着我——是在等待走来的某个人踏上去,我非常渴望看到这个突发的场景,然而事实让我失望——没人走上去,陷阱在那里就那样的在孤独着在孤独之中在变的荒废。是那一场雨后覆盖其上的杨树枝条如同野草冒出生机。死亡之像诞生了色彩。我徘徊在这突然升起的生机的边缘,坚信会有某个人踏上去,但是我不知道那个人在哪里,他是谁?也许他已经洞察了某种玄机所在,或是逃之夭夭,或是躲在某个暗角在窥探之中窃喜,在窃喜之中他也在等待某个人踏上去,既然这样,那么也好就有我来完成尝试我渴望看到的某个人踏上其上的场景而让别人实现他的等待而心满意足。我真不想再让我挖的陷阱那样的黯然失色,我提笔给她留下一个纸条:我在——在那里,别找我——我在,在那里。而后披衣出门。来到那个树林,坐在朽木上吸一支烟计算着模糊的时间,然后踏上我挖的陷阱,我掉下去,我在陷阱里,终于知道为什么没有人走进来。不管你伪装的是多么好,那总是一个陷阱,谁也不会因为设计的完美无缺而踏上一个圈套。我坐在陷阱里——我完成了我的尝试而坐在我为某个人而丢下的一块卵石之上。屁股被冰的冰凉。突然我发觉我的影子徘徊在洞天的边缘微笑着,然后转身离开。我坐在下面,仰望着我踏出的洞口被一只蜘蛛看上,已开始从一个杨树枝条拉线张网,飞动的尘埃粘带着一丝一点的阳光落下。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