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桐花愚人

家有一棵桐花树

 
 
 

日志

 
 
关于我

嘉遁无闷,行藏在我。

网易考拉推荐

我拿起生锈的梵高的左轮手枪  

2016-07-24 17:03: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梵高的左轮手枪在他自杀的田地被发现,保存,还在。虽然生锈,锈色斑斑,但还在,还在,我看到就有了这样的画面:我站在梵高的身后我看着梵高举起手枪对着自己,对自己,然后开枪,我看着好像我希望我看到——然后,他的血如同一条蚯蚓钻出,流动着,而他只是像一棵被风摇动的树而没有向他想的那样倒下,他不想左右摇摆,他左右摇摆。他想,倒下,死去,闭上眼睛。他闭上眼睛又缓缓地睁开,站在田野上,感觉像顽石,或是一粒尘埃。然后我又跟在他弟弟提奥的身后我看着提奥匆匆赶来看到哥哥梵高。梵高的枪法不够精准,他还没有死去,还没能马上死去,这是天意。天意让梵高死在提奥的怀里。提奥接受了这个天意,天意如此。梵高放下的手枪——我试着拿起来,试着装上子弹,试着扣动扳机,对着自己,对自己,我知道我不会死去,我是在模拟梵高,然而在镜中出现的是梵高,染着血色的梵高。梵高在血色里是太阳的色彩,燃烧的光而不是我——模拟的梵高,而应该是我,我扮演的那个梵高。我在哪里?我看着镜子,我去了哪里?我看着镜子,突然一把左轮手枪穿过镜子朝我飞来,自动扣响扳机,我目瞪,且口呆。我坐在梵高的椅子上我看着捂着伤口的梵高从田野归来,我坐在梵高的椅子上吸着梵高的烟斗,他看到了,我把烟斗还给他。他的烟斗燃烧的是他流动的血色。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