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桐花愚人

家有一棵桐花树

 
 
 

日志

 
 
关于我

嘉遁无闷,行藏在我。

网易考拉推荐

用茶水画成的风景画  

2017-05-10 17:07: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说她买了一本“哈扎尔辞典”,这本书又分阳本与阴本。阴本跟阳本并无多大差异,仅十一行文字有所不同,她感觉看完的可能性也不大。男女阴阳调和,她看阴本,就把阳本送给我——这是奇特的一本书。我说我看过韩少功的“马桥词典”。她说她没看过。我说我看过也忘了,和没看差不那里去。她看着我就笑起来,然后她说她要我为她画一幅画,尺寸不在大小,不能用墨。不用墨,用什么?她常出一些无理的要求,不过我也都能做个差不多,比如吃她家树上的樱桃,她不让用手摘,要直接用嘴,那感觉我还记忆犹新,我想到一种叫望天的金鱼,我像望天那样望着她——我是一条望天。她说在作者简介里,作者写过一本“用茶水画成的风景画”,对,不用墨,用茶水,或浓浓,或淡淡,或新沏的,或隔夜的,或普洱,或铁观音,在宣纸上,她要这样一幅画,最好选择和本书一样大,以纪念米洛拉德-帕维奇想象绝妙的大脑,然后她走了。我想着怎么画这样的一幅画——我是画不出来的,我差一点就要喊出来,但是,同时,我感觉一定能画出来。我倒了一杯铁观音,又沏了一壶金骏眉,我渴,但我不想喝,我想看着茶水有热气腾腾而变温,在变凉。在其变化的过程里其茶色也在变,变浓加深——一只蠓虫儿突然误入歧途不知从哪里来惊起一层涟漪,显然它也惊慌,它也恐惧的同时,也在寻求努力靠岸的机会。岸虽然就在眼前,但对于它来说距离还是过于遥远,于是我伸出牙签救援,它得救了,上了岸,我看到它沾了一身的茶水,不动,感觉是折翅了,再飞不得,但是它救了我。我展开宣纸,以茶代墨,墨色是茶水是墨色,毛笔是毛笔毛笔,我是我我,一个画者,画者在画心中之风景。山像垒积木一样的崛起。空空如也的水面空空如也,单调无味吗?快活吗?留一枝残花不谢。将闲钱买酒,把美人如画。十八岁的姑娘一朵花。除了要吃饭就跟神仙一样。了无挂碍。快活,快活。我放下画笔,又拿起果盘里挂着鲜美水珠的草莓(我早就注意到了,也意识到了,将会有大用处。)在画上随意的点染了几处,我感觉我看到了我感觉到的那个需要的东西冒了出来,然后将其吃掉,而后又端起残剩的茶水,嗅嗅,呷一口,微微闭上眼睛,我感觉我走到画中,突然想做那一处崖缝间的苔藓而终是做不得,睁开了眼睛,感受这时,外面,是窗外竹影上被麻雀的鸣叫撩拨,搅动的阳光而飘下我纷纷的情欲。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