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桐花愚人

家有一棵桐花树

 
 
 

日志

 
 
关于我

嘉遁无闷,行藏在我。

网易考拉推荐

背后  

2017-08-08 18:48: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树叶从树上落下来,这很正常,没什么不正常的,在正常不过了,不过,但是,正好一片树叶从树上落下来被我看到,想接没有接到,好像是它在玩我,有了点意思,想笑,没笑,不能笑,想笑,好像是在玩我,想接没接到。它还是绿色的,为什么提前凋落?是风损伤了它?表面看上去,它完美无缺,长得端正,也很肥硕,没有虫子叮咬过的孔洞。我把它拾起来察看它的另一面,我没想过它的另一面排满了某昆虫产下的卵。卵拥挤着,米粒大小,密密麻麻,排列有序,密密麻麻,我不能接受这个图像,对此有说不清的纷乱,紧张,恐惧。我闭上眼睛,坚持着,努力强迫自己抬起右手压到左手上面,然后用力按压,揉搓,而后在紧闭的眼睛里,我看到,在黑暗里,一枚一枚的卵,不是完全圆的卵,有些椭圆,在破裂,在破裂之中生命随流淌的液体化为乌有,之后我那不适宜的感觉消散,不见了,像没事似的,我松出一口气,没事了,过去了,然后睁开眼睛,看着左手和右手分开,它从左手掌心带着藕断丝连的那种丝线落下,那丝线终于还是崩断。它还是那一片树叶,经过我的手走了模样,我想这片落叶怎么遇上了我?我,我感觉我做下的是一场谋杀案。如果不这样,那样——把它放在一个静寂之处,自生自灭,就不会形成这个谋杀案,我是一个凶手。那一天我讲给她听,她说没想到你还这么很。她坐在我身边,肩靠着肩,依然玩她的逃亡游戏,而她没有一点惧怕我的样子。她并没有真正认为我是一名凶手。而我有时进入一种自己追自己的状态,追上,追不上,感觉都是在游戏之中游戏了一回。结束了,站起来,感觉一无所有。虚掩的门被风又吹开了一些,然后随着那哐的一声,好像我是那一扇门关上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