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桐花愚人

家有一棵桐花树

 
 
 

日志

 
 

围观  

2018-02-28 15:23: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早晨,一只鸟飞过我坐着写这些笔记的窗旁。”这是尼采写的,不是我写的,特别是接下去我更不可能有尼采式的思考,但是我确实在窗前也看到了鸟,而且是两只不是一只,是两只打架的鸟。这是两只麻雀,不是尼采见到的那一只棕色的鸟儿,胸部是蓝色的,翅膀则是白棕色。我先是听到这两只鸟在屋檐上吵架的声音愈演愈烈,把我引到了窗前,然后我才看到它们从上面翻滚着扑通摔下来,在地上又是打成一团,互不相让。这时我发现除了围观的我之外还有一只猫。还有吗?我不知道,我只看到了猫,或许还有我没看到的。我以为猫就要出击,参与其中,那效果将是绝佳的,但是猫就是不去行动,使我能看到的没有看到。它和我一样的只是围观。在我静观猫之围观之时,两只麻雀一跃而起,又飞回到屋檐上......猫则去了花深处,而我感觉这是不够精彩的一段插曲,不过如此,如此,我期盼的一场生死决斗没有了,它们已经散去,散了。
         
                
              附录——这是尼采的《我妹妹与我》第一章的第26节如下:今天早晨,一只鸟儿飞过我坐着写这些笔记的窗旁。那是一只棕色的鸟儿,胸部是蓝色的,翅膀则是白棕色。它以一种懒散的动作滑过去,很可能是上帝自身在巡视这个世界,而此时正在拜访我——他最忠实的仆人。就我对事情的看法而言,上帝可能是世界上的任何东西,也可能是世界本身,或者可能什么都不是。如果他只是一种有力的本质,万物来自其中,就像一种新的化学物质来自一种加以设计的化学混合物,那么,我不认为我会在乎,并且我十分确定我不会感兴趣。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