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桐花愚人

家有一棵桐花树

 
 
 
 
 
 

紫药水

2017-10-15 20:52:46 阅读6 评论1 152017/10 Oct15

               一瓶紫药水,还有开了个口的一包棉棒在壁橱里已经忘了,就像不存在似的。但是她看到了,又想起来,有些兴奋。看似已经忘记的,又从记忆里,像一道光,闪现出来。她去放风车,却没有一丝的风。好像风躲到树叶的后面。她跑起来想把藏到树叶背面的风给引出来。脚下的速度越来越快。风出来了,吹动起风车......突然前方,踏过去,应该就是在脚下,那略微高出的一部分,是镶进泥土的一块卵石,露出的冰山一角,明黄的,挂一点猩红,她记得想抠出来而没有抠出来。结果和她想的一样,脚落下去,好似她停不得,栽倒在地上。风车从手中飞了出去,眼望着落下去,她知道破损了。偏偏又磕破膝盖,她想着流出的血,便大哭不止,后来去了诊所抹了紫药水,这才停止了哭声,她觉得这样很好看。后来她把她爸买的紫药水涂到了墙壁上,这样墙壁上除了墨色,

作者  | 2017-10-15 20:52:46 | 阅读(6) |评论(1) | 阅读全文>>

一根羽毛

2017-10-10 19:59:35 阅读24 评论1 102017/10 Oct10

               “终于有人跨入我金色的大门——我等的太久了。”
               “不是我非要进来是一股风把我推了进来。”
               “我听到了风声。”
               “世人都说你死而不僵,僵而不腐,请现身出来。”
               “我是宝座上的女王,威严依存。你不惧怕吗?”
               “从何谈起?你王冠丢落,灰尘蛛网,鸟粪虫屎布满,一具僵尸威严就没有了。”
               “你击破我虚拟的光环,我有理由吸一口你浑身弥散的一丝带有酸味的汗香。”
               “请现身吧,我带你走出去不是一道难题。”

作者  | 2017-10-10 19:59:35 | 阅读(24) |评论(1) | 阅读全文>>

他不想这样

2017-10-1 22:44:25 阅读37 评论2 12017/10 Oct1

               昙花要开了,已经高高的翘起头,微微张开了口。她想看昙花,她说开时记得叫她一声。他想起来,便开车去接她。路上来回则要一个小时左右,那时昙花正慢慢地开放,然后再慢慢地凋谢,闭合。不延误,能赶上最佳时刻。他刚停稳车,她正好走下楼来。走吧,昙花要开了,他说说不定已经开了,这会儿赶过去能赶上它完全开放。然而她说前两天火哥带她去看了,用手机还录了下来,就不再去看了。那好吧。与她又闲聊了几句。他驱车即回。如果他直接上楼,不去护城河边溜个弯,还能看上昙花开,虽然那时是盛开之后,开始枯萎,但还有一个慢下去的过程。他去了护城河边,就没看上昙花,其实他很想看到。但是,好像他还在纠结她为什么又与火哥搞在了一起,且不听他的劝阻,他也可以带她去,一刻也不停,马上就去,而为什么非要与火哥一起去成都访gai爷,交

作者  | 2017-10-1 22:44:25 | 阅读(37) |评论(2) | 阅读全文>>

这次回忆是从一封刚收到的信开始

2017-9-24 20:21:22 阅读31 评论3 242017/09 Sept24

               我收到一封信,感觉有些意外。现在还有人写信吗?现在还有人写信,应该说大多数人不写了,只有极少数在坚持,有手机微信,我已经放弃写信。我打开突然收到的这封信:
               羽人好,你不一定记得我,不过只要我告诉你你就会想到我是谁。我是传顺。当时我们没有电话,但我记着你的家,你说有事就写这个地址,也不知能不能收到,多少还是有些担心你变更地址。其实我是想要个你的手机号码,以后联系方便。另外我还有一层意思,好久都没有写过信了,我想回味收到信的那种微妙的感觉——想知道的,盼望的,和不想听到的,不要出现的相互叠压着,纷纷的都有可能被呈现在上面,再有,我想告诉你,现在我还和她在一起,说不上有多

作者  | 2017-9-24 20:21:22 | 阅读(31) |评论(3) | 阅读全文>>

我的口唇极美

2017-9-17 23:48:47 阅读33 评论3 172017/09 Sept17

              他说我的口唇极美,我却不能吻它。

              他吻了我走了。

              我极美的口唇,我在想为什么我不能吻它?我要想方设法吻到它,我将看到我极美的口唇在我企盼的一个梦里,被我吻到。

              毋庸置疑,在梦里,我确实吻到了我的极美的口唇。只是略有不同,那感觉有些像八戒吃人参果没品出滋味。

              是谁在梦外把我的梦叩击?我听到了,然后想到了他,或许就是他,然后我把我制造的梦扯破。

              其梦枯萎,落下,溢出一地被我吻过的我的唇印,在投下的一束蓝色的光里,与其梦融化,消失。

        

作者  | 2017-9-17 23:48:47 | 阅读(33) |评论(3)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