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桐花愚人

家有一棵桐花树

 
 
 
 
 
 

松花蛋

2018-2-14 23:21:07 阅读12 评论1 142018/02 Feb14

               因那一日在某饭店要了一份松花蛋他感觉丢掉了些许的味觉而烦躁不安。
               有人指点他去找城南的老中医——老唐。
               老唐说:“这是舌头上长满了松花,有大有小,有浓有淡,有圆有缺。”
               他对镜观之,说:“原来如此。”
               “倒一杯陈醋,回家可以试一下,把舌头伸入其中浸泡,最好不停的拨动,松花从上面自动会滑下来,那味觉自然重现。”
               他回家试之,果然如此。而松花在杯中游曳。他说:“如果能保存,将是价格不菲啊。”刚有此想法,杯子竟脱手滑落。眼巴巴望着松花从眼前隐身而不知是否重现。
                

作者  | 2018-2-14 23:21:07 | 阅读(12) |评论(1) | 阅读全文>>

乡下的小二

2018-2-8 13:15:52 阅读27 评论2 82018/02 Feb8

               乡下的小二送来一片古陶,看上去是秦汉时期的,其上印有一个肖像,是一个笑脸;剩下的一个字,也残掉了一部分,不好猜是什么字。
               当他拓印下来,再看,像他,是他。但不是他。
               我看则像我,是我。但不是我。
               那一日,他说乡下的小二说像他,是他。一定也不是乡下的小二。
               是他,那个秦汉时期的工匠,可能在他深深陷入伤感,不能自拔,可是他想跳出来,某一日他对着泥土自言自语,也许可以不去伤感的。
              在他这样想的时候,他从一只极速爬过去的叩头虫身上看到一张笑脸就在一块泥巴上刻下来。然后印在他做的陶器上。
             
     

作者  | 2018-2-8 13:15:52 | 阅读(27) |评论(2) | 阅读全文>>

瞧,这个人

2018-2-1 22:22:18 阅读30 评论2 12018/02 Feb1

               应该说我是不会想起他,他并没有给我留下多深的印象。问题是我想起了他,但是已经模糊了他的面孔。那一段场景却清晰的呈现出来。
               那是在车站。他要带走的东西太多,他要我送他。我去送他。
               他说:“也许我会忘了你。”
               我说:“这个我相信,不见就忘了。”他是我的一个房客,我还是比较喜欢他,他不多事。
              “回吧。”他说。
               我说:“转身我就能把你忘了。”我有点在挑逗他的感觉。
               他说:“我想看着你转过身去。”

作者  | 2018-2-1 22:22:18 | 阅读(30) |评论(2) | 阅读全文>>

寻人启事

2018-1-24 11:15:42 阅读28 评论4 242018/01 Jan24

               她打开手机给我看拍的一张贴在红色消防栓上的寻人启事。
               她说:“像不像他?”
               我说:“差不多,就是他。”
               她说:“我沿着那条街继续向前,然后走向另一条街。从另一条街到另一条街到另一条街又绕回来再没见到第二张。就这一张——还破烂的这么巧,寻人启事缺了‘启事’剩下寻人,和被要寻找之人的头像,其他的信息都撕去,不见了。我有种被愚弄的感觉。虽说在一个小镇,也是多年没见面。”
               “后来我们也没什么来往,可我确定这个差不多就是他。”
               “这个根本就不是他。我不想是他。"她说,“我以为你比我要了解情况,当初你们打的火热,是把我吓退了。"

作者  | 2018-1-24 11:15:42 | 阅读(28) |评论(4) | 阅读全文>>

一个这样的人,他弹着这样的一把琴

2018-1-18 21:32:18 阅读43 评论5 182018/01 Jan18

               在这冬天里的某一天飘着雪花我想最有意思的是关掉手机凭窗而望。我感觉他还是要来的,想象着他像平常那样把门推开,携一把琴坐到竹影里。
              他不会弹琴,但总是装模装样扮成一个琴师。他的琴是一块木板,一个琴的样式。
              “没有琴声,我听什么?”他并不理会我,好像我很会无理取闹。看上去他像是真的在弹琴,有时我都信以为真。我闭上眼睛,也总是装模装样当一个他的听众。
              他的手天生残缺,其形变化的勉强可以叫做手,我不知道如果不叫手那应该叫什么?

作者  | 2018-1-18 21:32:18 | 阅读(43) |评论(5)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