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桐花愚人

家有一棵桐花树

 
 
 
 
 
 

殘佛

2017-7-20 22:06:45 阅读14 评论3 202017/07 July20

              都说山上有座庙。上山的路也有多条。庙不知毁于哪一年,没留下一点痕迹,好像从来也没存在过。一个陌生人来到山上,住了好多年,一天走下山来,他说他找到一尊殘佛。他把殘佛放在石头上。小的感觉可以托在掌心。这是块石头,众人说,看不出有一点佛样子,并无异处,并无异处的石头还是石头,不会是佛。就是残,破,也该有破了,残了的味道。他把放在石头上的殘佛拿起来,他说佛也不知道会变成这个样,当初他也认为只是一块石头,后来把玩了几天,就放到了旁边,落了灰尘,爬上了臭虫,臭虫又走了。也许是它想起了他,把他推醒。他起身就去找镜子,镜子在等他,他的镜子是山中的一眼马蹄泉。他看到它是佛在镜中。突然,镜中之佛四分五裂被一束光击中,火光四溅,如星,落下,烧了山,山荒了。他得到这尊没有手脚亦无头的殘佛,而后马蹄泉干涸......他没有了镜子。

作者  | 2017-7-20 22:06:45 | 阅读(14) |评论(3) | 阅读全文>>

梦在旁边

2017-7-17 17:41:45 阅读12 评论1 172017/07 July17

              我来到街角的木椅上坐着,因为我没有梦到她,我想在梦里哪怕是与她檫肩而过也好,其实这是最好,谁都没能察觉到谁,不然,那样——怎么与之搭话?是问她你好,还是问她你还好吗?她应该很好。上周五,我没想她选在一个周五,一到周五我有放松的感觉,惬意的是个神仙,然而,她说那天去爬山,她遇见了他,感觉很微妙,对其有些迷恋。我说有时感觉也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偏差,而她说出现偏差的感觉有时也差不到哪里去。我们都停在那片刻之中。片刻之后,我依然想存在其中,但还是要有破局的,那就由她好了。她好像也看到了这一点,于是,她说,也许,她寻找的正是那个可能出现的偏差像叶片上的某一滴露珠那样滚动着而没有落下。记得当时,我马上向她,瞟去一眼,在其中途,我

作者  | 2017-7-17 17:41:45 | 阅读(12) |评论(1) | 阅读全文>>

你将不再是你

2017-7-12 11:11:03 阅读14 评论2 122017/07 July12

             他告诉她垂挂在半空中的蜘蛛突然下降至他们面前。她说她看到了。蜘蛛荡过来,穿插到他们中间,揽着她和他,然后如是说——你将是谁?你将不再是你。

             他看她不知她将是谁。他感觉她是被蛛丝套住,提到空中。

             她看他不知他将是谁。她感觉他和她一样被蛛丝缠了,提起来。后面跟上来的蜘蛛如是说——你将不再是你,是一个谁也不认识的你。

             他看着套她的蛛丝断掉了,她仰面朝天落下去。

             她看着缠绕他的蛛丝抽走了,他仰面朝天落下去。

作者  | 2017-7-12 11:11:03 | 阅读(14) |评论(2) | 阅读全文>>

2017-7-7 17:04:58 阅读9 评论1 72017/07 July7

             “在握着我读的这本书的手之外,我看到了另外一只闲放着、略微失焦的手-------我的多余的手。”这是莉迪亚-戴维斯的作品“手”。按照她说的我演示了一遍,感觉这一只手并不多余,只是暂时闲放着,略微失焦,如果不想这样,就那样,干脆,像击鼓那样击打桌子的边缘,弄出点动静,也算活动了手指,然后还可以让它拿起书签随便塞入书中某一页,然后揉揉发涩的已经处于极度不舒服的眼睛,而后端起茶杯喝上一口茶,放下茶杯,这时,一只大白天不该出游的蚊子,也许饿的睡不着,在使劲叮咬我的膝盖,抬手我拍死了它,接着,似乎,我嗅到一股从掌心发散出的血腥,看来,这并不是一只多余的手,甚至还可以让它朝着空中摇摆,做出在风中颤抖的姿态——它是一株在风中颤抖的草。突然我感觉她是那

作者  | 2017-7-7 17:04:58 | 阅读(9) |评论(1) | 阅读全文>>

回忆金鱼

2017-7-4 16:28:48 阅读13 评论3 42017/07 July4

               她让我为她打坏了鱼缸——金鱼欢快地顺水冲出去,还以为获取了海洋,在地板上翻滚,越来越起劲,高度却在降低,最后反而失去了高度,张着一张大嘴贴在地板上。她说我要打破它,为你,我要打破它,我死后你不会让其存在,既然这样,不如由我来为你而打破它,我知道你并不喜欢金鱼。
              以前我曾多次这样想过,我说如果我死在你的前头,那么什么都不用说,简单至极,不用说。相反你若是死在我的前头,确实我会打烂你的鱼缸。话又说回来,我得告诉你,在没有发生那可怕的一幕场景之前,这金鱼我是喜欢的,喜欢的不得了,而正是喜欢的不得了,我才下到鱼池中想捉上一条,红尾,黑尾都行,而我把这事想的也太容易了,以为伸手

作者  | 2017-7-4 16:28:48 | 阅读(13) |评论(3)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