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桐花愚人

家有一棵桐花树

 
 
 
 
 
 

看到的,没看到的

2017-8-21 21:17:01 阅读7 评论1 212017/08 Aug21

              她说她将从黑暗中走来。已是遍体磷伤。问我还等她吗?她说她等同于黑暗。我想黑暗需要眼睛,才能看见。站在那里,我告诉她,我去寻找。我看见黑暗已经向我袭来。我感觉她是敦煌的一个飞天,手持一朵青莲,确实,已是遍体磷伤,稍有触碰,即可毁灭。站在那里,我提醒她,不可前来,这样就好。但是黑暗依然向我压来,眼睛看见她已是落下的尘土。我并没有看到她手持的那一朵青莲,在地上,也不见一粒莲子。我知道它依然在敦煌的壁画上,它是不会让我看到它是怎么回归的。还有她。

作者  | 2017-8-21 21:17:01 | 阅读(7) |评论(1) | 阅读全文>>

苍蝇

2017-8-18 22:59:15 阅读13 评论2 182017/08 Aug18

              他被一只苍蝇吵醒了。在睡觉之前,他发现了它,它在一块他放下的西瓜皮上,他并没有去理会它,那会儿,他更想去睡觉。苍蝇在西瓜皮上走动的样子很有趣,况且白石老人也能把它入画。但是他被苍蝇吵醒了,他觉得它不该吵醒他,因为它在那块西瓜皮上,他才没有收走那块西瓜皮,留给了它,它却把他吵醒了,然后躲起来,不见了,而他想看到它,他在等待它,也许它已经知道他在等它,他想它不会来了,最好也不再回来,那结果不是多好。他放弃了寻找那只苍蝇,也恢复了情绪。微风吹动了窗帘,窗帘在微风里。在他不想搜寻它的时候,他看到它在微风吹动的窗帘上,静观。他又有了想捉住它的想法,但是,同时又不想去破坏这一景观,就在这迟疑之间,突然冒出一句“我小心的像一只苍蝇”或者是“我像苍蝇

作者  | 2017-8-18 22:59:15 | 阅读(13) |评论(2) | 阅读全文>>

失眠

2017-8-15 20:54:36 阅读13 评论2 152017/08 Aug15

             我的身体很疼所以—— 

             一定是这张沉重的床在挤压我。【原文】

             对,我的这个判断是正确的。我暂时离开床,躲到沙发上,在暗黑里看着它在暗黑里,终于安静下来,就是不知道它还想我吗?与它我保持安全的距离,退让是为上上之策。然而我相当的困,眼睛发涩,微疼,感觉充满血丝。我思念它,我不得不离开沙发,在沙发上我没有睡觉的习惯。哪里都不如它舒服。我闭上眼睛,太好了,想睡觉的感觉正浓,这样太好了,求之不得,我闭上眼睛,这是我想要的,但是它发觉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它立刻行动起来,不管我,我又不是它。它活动频繁,余震不断,但我不离开了,我迎合着它,随着它的节奏,或许我还能睡上一小觉就好了。然而它得寸进尺,我步步退让,它贪得无厌,我的身体很疼所以——

 

作者  | 2017-8-15 20:54:36 | 阅读(13) |评论(2) | 阅读全文>>

五福诊所

2017-8-12 22:51:04 阅读18 评论3 122017/08 Aug12

              因为我嗓子疼,我走进五福诊所。五福诊所在五福路上。康大夫是那里的中医,他坐在他的位置上,旁边摆着一块灵璧石,四四方方,一块原石,没有雕琢,而像雕刻的老式窗棂纹饰精美。它不是被他抚摸的,感觉是他天天看的它才那么光滑滋润,接近雨后的那种感觉。他问我。我答我嗓子疼,喝水都疼,还想喝,夜里我喝了很多的水。张开嘴我看看。我张开嘴给他探望,他拿着橙色的小手电筒,他说喉咙充血,我给你开三副中草药,每天一副开水泡了当茶喝,要忌辛辣。我点头,这没问题。还有甜的,他说。我点头,但我在想,这怎么能行,药这么苦,吃一点点缀一下,总算可以的吧。也不能吃太咸,要清淡,他又说。我在想,嘴里发苦,不咸一点,没滋没味,这不行,还是要稍微加一点,已经比原来少了一些,少了

作者  | 2017-8-12 22:51:04 | 阅读(18) |评论(3) | 阅读全文>>

背后

2017-8-8 18:48:30 阅读21 评论2 82017/08 Aug8

              树叶从树上落下来,这很正常,没什么不正常的,在正常不过了,不过,但是,正好一片树叶从树上落下来被我看到,想接没有接到,好像是它在玩我,有了点意思,想笑,没笑,不能笑,想笑,好像是在玩我,想接没接到。它还是绿色的,为什么提前凋落?是风损伤了它?表面看上去,它完美无缺,长得端正,也很肥硕,没有虫子叮咬过的孔洞。我把它拾起来察看它的另一面,我没想过它的另一面排满了某昆虫产下的卵。卵拥挤着,米粒大小,密密麻麻,排列有序,密密麻麻,我不能接受这个图像,对此有说不清的纷乱,紧张,恐惧。我闭上眼睛,坚持着,努力强迫自己抬起右手压到左手上面,然后用力按压,揉搓,而后在紧闭的眼睛里,我看到,在黑暗里,一枚一枚的卵,不是完全圆的卵,有些椭圆,在破裂,在破

作者  | 2017-8-8 18:48:30 | 阅读(21) |评论(2)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